白梅还在 你已天涯

伤感散文【白梅还在 你已天涯2600字,预计阅读需要7分钟美文美句说荟萃众多优秀摘抄,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美句,请使用网站顶部的搜索引擎进行搜索。本站美文摘抄不乏优秀之作,仅为赏析交流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南方久了,早已忘了家乡的冬是什么感觉了。故此,想念。思念。期盼由心而来,决定回家看看。纵然是回家的路再遥远,车票再难买,想尽一切办法回去,迎接寒冷冰雪中傲然的梅花盛世……

经过无数斗争努力,美文美句http://Www.Jdmws.Com/终于买到回家的机票,回到家时,家里不算太冷,还有暖暖的冬阳,但也盖不住腊月里的那股寒流,整理好心态,给了一个满意的微笑。

白梅

回家的几天里,朋友同学,都忙着结婚相亲,好不热闹,自然我也去凑热闹,陪着她们去当电灯泡了。

那是十二月的最后几天里,我陪着那姐妹去相亲,去了县里的一座寺庙里,那天活动。因此,大师送了我几本经书给我,心里好生感动,说了几声谢谢,转身去了寺庙下的那片种满梅花的庄园里。

端坐在树下,打开那本经书,竟有清_敬安禅师的一首诗:
人间春似海
寂寞爱山家
孤屿淡相倚
高枝寒更花
未来无色相
何处着横斜
不识东风意
寻春路轻差

抬头看去,那一树,白梅开得正好,使这个庄园在冬日里增添了几分色彩,庄园的颜色是秋天落叶的颜色,壁上还刻着繁体字迹的诗词,就是这一园的梅花,就这么开在山林庄园的梅,让我此生独爱。都说莲花有佛性,它似灵,飘荡在寺院每个角落,佛像的座下,无孔不入。而梅花,忘记人间春色,不识东风情意,孤淡寂寞,安之若素。我是一个很念旧的女子,喜欢独一,却对这两种花,难以舍取,季节安排好了,与梅相逢,便要与莲相离。

我并不是一个绝对相信宿命之说的女子,但我不可否认,我信因果,信缘分,隐世才女白落梅不也有这样的情怀。有算命先生说过,我前世与佛结缘,所以今生才会有轮回未了之缘。后来去寺庙里有一法师,看我面相,此女子,清冷,淡然,话语间处处禅意,与我佛渊源甚深,要我多多与他参佛论禅度化我。这些,我都不以为然,我是个散淡的女子,守不了诸多的清规戒律。所谓的缘,只是某种心灵上的默许。我不信佛,但我不能否认,我喜欢寺院空灵的禅静,喜欢那抹孤冷清寂,喜欢佛前一株草木虫蚁的慈悲,还喜欢梁柱上,那些古老的画面诗词意境,但我更贪恋抱薪煮火的温暖,贪念五味俱全的香。我之心愿,是在江南,一扇木格的窗下,与一个温和庸常的男子,素食布衣,安度流年。

读这首与梅花有关的诗句,一首僧人笔下的诗,他的意境里,多有参着禅意,甚是喜欢,让梅花,也素雅出尘。“人间春似海,寂寞爱山家……未来无色相,何处着横斜……”这满庄园的梅花,何其惹人怜爱,它不在如海的人间春色里,与百花争艳,却甘于寂寞,在山林间独自开放。它将时光挂在斑驳的山墙上,让凡尘之人,可以看到它洁雅的模样,嗅到幽淡的清香。它从来不渴望春光,也不对任何人吐露眉间的忧伤,只偶尔与月光相伴,倾诉些许清瘦的衷肠。它有时如同一个久居深闺的妇人,有时又恍若一位闲隐高山深处的居士,有时又像一个禅坐云中的灵女,无论它是谁,我们只需记得,它慕清幽不羡繁华,它独爱天然,不爱清妆。

浅寒梅雪

因梅与你相逢,相知,相随,相爱,点点梅花情,浅寒梅雪,在心中不免动之以情,我爱你犹如爱这梅。许是因你在这个季节里出现,这梅花开得格外美丽,又或许我们都是爱梅之人,更巧的是,你与我同为腊月生辰,仅相隔几天。腊月,梅花的季节,冥冥之中真有注定,不容许你去猜疑,若用平常心去看待,世间万物都相生相连。擦肩而过,也算是佛慈悲怜惜我。缘分,没有空间和时间的距离,只需一瓣心香,隔了万水千山,终能走到一起。

言语中,察觉你也喜欢参佛论禅,难得的那份心缘,梦然欣喜,时常与你讨论禅意之境。一杯茶,一杯水,一株草木,都皆有它的灵性,黯然欢喜,我想你是我久久寻觅的红颜。一份懂得,懂我如莲心事,一份相知,知我冷暖,此生便是最美的童话。这样的日子,这样的意境,这样的你,这样的“隐世”,伴着书香纸墨,还有何求。我们都是山里的孩子,早年家境贫寒,早已尝尽人间心酸,也因这样,小小年纪的我们学会了感恩,学会了心存善念,所以,我们的佛性由心而生。有时候,我们都会因花落而伤心不已,因叶落而感伤。至此,余生里,我与你相约,参佛论禅,悲悯众生,脱去人间烟火事非,传达深深地禅意生活之道。

奈何此生,因现实太多无可奈何,我们不得不抛开戾色眼光,各自天涯。但是与你的约定,我定会永记心间,将它延续下去,你走后,我独自一人,心系佛禅,手捧经书,阅尽人间事非,无关风月。你走后,我想过佛前定禅,了却余生,无牵无挂,甚至连亲人也舍弃,从此石烂松枯,不复吟风萧月。然,我终放不下你,放不下与你的过往,与你的缘。最后,我决定,淡然此生,念你心间,甚至忘记自我。宿命的轮回告诉我,有些事,有些人,就是会纠缠一生,无法拜托。浅月若寒的(莲语倾城)里有一篇文章这样写到:回忆似糖,甜到忧伤,我特喜欢这句,谁说不是呢。

就像这庄园里的梅,开在你我心间的梅,看似几点清冷孤傲,疏离廖落,却花枝相连,难以割舍。守着彼此的冰天雪地,安静绚丽,清绝秀色,坚定又柔软。一个爱梅的人,应当有梅的傲雪风骨,梅的雅洁,在无人赏识之时,也要心存淡定,吐露清芬。假如做不到,也没关系,就做一支简素的梅,将自己搁置在山野驿外,断桥流水边,静静的开落。忘记年岁,忘记自己原来的样子,因你的幽香,还可以给大地,草木;你的温暖,还可以给泥土……

一念起,万水千山皆有情,一年灭,沧海桑田已无心。这句话不知是在溪儿的文章里看到的,还是在月儿姐姐的(月满西楼)里读过,再看手中经书,竟是出自敬安禅师,由心生敬,万分激动,心里默念,无量天尊,便更喜禅意之意,禅意之清,禅意之怜,禅意之爱,甚爱禅意之中的梅,禅意之中的你。用一颗温暖善良的慈悲之心,去爱梅,去爱你,去爱众生灵。用手中的素笔,写下一生的篇篇梅花情,都将它付诸于我的素纸笔墨间,在素纸上流淌,似雪轻妍。诗心明月,埋骨万树花,让人总也忘不了。

梅花依旧,你却已天涯

佛法是无边的,人生有崖,曾想在寺庙里住一次,一次就好。听一次钟鼓,读一卷经书,看一抹烟霞,品一盏淡茶,还要折一支梅花。已记不清楚曾多少次在佛前许下同一个心愿,我对佛说:“佛,你准我今生圆梦,我听你来世说禅。若我是你佛前的一朵清莲,请许我涓涓清欢,步步升莲。”如今,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女子,到如今只能轻轻握住青春的尾巴,虽长不出沧海的模样,却也回不到昨日的清莹。没有向日葵的笑冕,但也有紫星姐姐的温暖如花。而我在佛前,还是许下同一个心愿,是梦难圆,还是梦太多,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了。

古今多少兴亡之事,尘世事非,都在杨柳烟幕中,远去天涯,终无缘与你再重逢,白落梅笔下的:“世间所有的相遇,都是久别重逢,道尽了多少沧桑离人泪。”梅花依旧,你却已天涯。江山如故,潇湘云水,秋梦无痕。

延伸阅读:

本文被 302 人欣赏,0 人参与点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